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蒲琪峰:一家三代人都拿枪 差一点放弃射击事业(2)

http://sports.sina.com.cn  2010年11月14日18:32  新浪体育

  决赛紧张得扣不动扳机

  主持人程岗:现在呢?昨天你还能回忆起你打那些从预赛到决赛每一枪吗,哪一枪印象更深一些,还是说每一枪都一样,心无旁鹜对着目标扣扳机?

  蒲琪峰:昨天吧,我就想静下来,但是做不到,因为我之前没参加过亚运会,我只知道站在上面会很紧张,但是真到上面之后还有点手足无措,还不知道要干啥,只能靠自己平时练的那种习惯、意识,然后下意识的去做动作,只能控制住自己,控制住自己少想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主持人程岗:据说你在另外的场合说过在昨天决赛手足无措,有过紧张的扣不动扳机的时候吗?

  蒲琪峰:有。

  主持人程岗:第一枪,决赛吗?

  蒲琪峰:怎么说呢,前边五六发扣扳机感觉都挺费劲的,扣不动。

  主持人程岗:手有点僵了?

  蒲琪峰:太僵了。

  主持人程岗:那后来就还是自己心里面给点力就扣动了?

  蒲琪峰:对,心里边努力的给自己下决心,我一定要怎么样、怎么样。

  主持人程岗:这么说你好像只是某种感觉上提高了,但实际上你觉得跟08年或者说4年前你提高的在哪里呢,到了这个大赛还紧张,但是紧张的运气好拿了这个冠军?你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必然吗?

  蒲琪峰:有必然吧,你说奥运会选拔没选上,吸取了经验教训,知道该怎么做,这不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嘛,埋头苦干,努力提高自己,到这儿这场比赛之后虽然是也紧张,但是好歹选拔赛当时有方法处理、有办法来应对,这就是一个进步的过程吧。

  主持人程岗:但你觉得你还有多少进步空间?因为在你这个项目是中国传统的优势项目,从许海峰时代就已经在这个项目在世界上、在亚洲都非常领先了,跟其他的优秀选手相比你觉得你还要学什么?

  蒲琪峰:比如沉稳、对比赛的认识,我觉得都还需要自己再多学习、多磨炼,并且我感觉我大赛经历的还是太少了,还不够,还很年轻。

  主持人程岗:主要是心理层面的?

  蒲琪峰:对,心理上的也要多练一练。

  主持人程岗:这东西怎么练呢,就通过比赛来练?

  蒲琪峰:一方面是通过比赛吧,一方面是要像平时多练练心理方面的,具体我也说不上来,方法肯定是有。

  主持人程岗:我们这里有一些网友通过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来提的问题,他们想跟你做一些交流。

  微博博友:昨天你在第六枪打出8.4环的时候,这算是一个失误,你后来怎么调整最后逆转获得了冠军?

  主持人程岗:8.4环还算是?

  蒲琪峰:有点差了,打了就打了吧,也没办法更改了,只能认可它了,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是,我该怎么做动作还得继续怎么做动作,

  不能说因为我打了8环下一发必须怎么样怎么样,把自己推到顶点上去下不来台,也必须得还是头脑冷静,还是得按照自己平时的方法来做。

  主持人程岗:还记得第7环、第8环打了多少吗,在8.4环之后?

  蒲琪峰:我一共是打了两个8环吧,第一发打了一个8,第二发接着又打了一个8好像。

  主持人程岗:后面就都是9点几了。

  蒲琪峰:对,方案里面也提到了自己不管前面打的什么样下一发、这一发我还是得跟第一发一样那么做。

  主持人程岗:我觉得你人可打枪的方法就是心理素质的提高,不会为过去的事情抱怨或者影响接下来的事情,这就是一个好心态?

  蒲琪峰:对。

  主持人程岗:这可能你弟弟不具备这个素质,相对弱一点?

  蒲琪峰:那个时候还谈不上什么战术、方法、想法,那个时候欠缺的东西太多了。

  微博博友:单项的比赛里面庞伟发挥失常,50米的气手枪排名第5,没进入决赛,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呢?

  蒲琪峰:我觉得他应该也是很想打好吧,只是有些问题,自己当时的情况处理的不太好吧,毕竟我没有在后面看他,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我只能自己分析一下。

  祝福庞伟杜丽被称“蒲哥”

  微博博友:对于庞伟和杜丽的爱情佳话,如果作为朋友给他们祝福的话,你给什么祝福?

  蒲琪峰:希望他们白头到老,祝他们的儿子长的白白胖胖的。

  主持人程岗:会给他们送份什么礼物?

  蒲琪峰:这是个秘密。

  微博博友:你有个外号叫“蒲哥”吗?

  蒲琪峰:这不是外号吧,什么叫“蒲哥”啊?戏称。

  主持人程岗:什么叫戏称?

  蒲琪峰:开玩笑这样叫嘛。

  主持人程岗:比你老的也有这么叫的?

  蒲琪峰:不能这么叫,叫小蒲就行。

  微博博友:你是否有兴趣开通新浪微博,有兴趣在网上跟网友交流吗?

  蒲琪峰:可以啊,微博这个东西以前还没有涉足这方面,接下来研究研究。

  主持人程岗:但会不会太内向了有时候不愿意跟陌生人交流?

  蒲琪峰:尽量吧,慢慢来嘛。

  主持人程岗:你最欣赏的射击运动员是谁?是你爸、是你爷爷,还是某个射击的明星,许海峰、王义夫?

  蒲琪峰:最欣赏的运动员就是王义夫,我挺佩服他的,五届奥运会都能站到数一数二的地方,相当佩服他,每天都在向他学习,现在也是我们师傅嘛。

  主持人程岗:也是教练?

  蒲琪峰:对,也是我教练。

  主持人程岗:你第一次认识他是到你队里以后还是以前看电视、看比赛?

  蒲琪峰:以前我还在市队训练的时候看奥运会嘛。

  主持人程岗:雅安市。

  蒲琪峰:对,还在雅安,看奥运会的比赛,没有,那时候还没训练,96年。

  主持人程岗:亚特兰大。

  蒲琪峰:对,那个时候的奥运会我就关注王教练了。

  主持人程岗:你看了他那个很著名的比赛吗?打到最后一枪,最后一枪打的很糟糕,很接近冠军的情况下。

  蒲琪峰:对,我看了,当时我们坐在那看电视也很紧张,自己心也突然纠结了,就像我的长辈那种,一下心都提起来了,怎么了。

  主持人程岗:其实我也看了那场比赛,印象还挺深刻,我记得最后的几个镜头,他拿着枪,然后最后一枪没有打好,似乎又把这个枪放下来,又想砸这个枪的感觉,最后只是很遗憾,把枪这样放了一下。但是我觉得对于射击运动员来说,这个动作已经很剧烈了,因为你们不能砸东西、扔酒瓶,很内向的,然后看到当时的运动员也是教练员王义夫,最后就坐倒在地上,他的夫人张秋萍过来安慰他,再过了一会儿奥委会的领导何振梁也过来安慰他,我就记得这些。你当时看出紧张感,我当时没有看到紧张感,我觉得不就是打枪嘛,怎么8点几环,然后9点几环,你能看到紧张吗?一场比赛我们看到的是不同的东西。

  蒲琪峰:我能看出紧张来,因为我搞这个专业的嘛。

  主持人程岗:那时候你才10岁啊,应该96年。

  蒲琪峰:那时候想他打好的愿望很强烈啊,他打不好我们也很紧张,捏把汗。

  主持人程岗:你怎么看的那么仔细,当看到8点几环的时候。

  蒲琪峰:肯定打的离10环越远感觉越不好嘛,打的不好肯定为中国的运动员捏把汗嘛,当时也介绍过王义夫是谁,就觉得这个人很不错,然后就有一种从心里边很关心他、很关注他的这种感觉。

  主持人程岗:现在成为了他的队员。

  蒲琪峰:成为了他的徒弟。

  主持人程岗:而且就是差不多同样的项目,还不教什么移动、不教飞碟那些,这就是他的项目。

  蒲琪峰:对。

  主持人程岗:他对你有什么勉励和希望吗?

  蒲琪峰:再接再励,做的更好。[次页标题= 导航短标题=]

  对自己影响最大的是父母

  主持人程岗:你自己觉得影响自己最大的人是谁?

  蒲琪峰:我觉得是我爸爸和妈妈,他们从始至终都在后边默默的支持我,很多家里边的事都帮我做完了,就让我好好的在前线打枪,家里面什么事都不用管,挺感动的。

  主持人程岗:他们都知道你拿到金牌的消息,因为看了电视转播嘛,他们都说了什么话?

  蒲琪峰:说“儿子,好样的”,后边就拉了一堆家常,当时没有通话通很久,当时还有事呢,就报告了一下“我拿冠军了”,我妈妈说“儿子,好样的”,就听到爸爸在后边说“哦,好哦”。

  主持人程岗:你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接下来的目标你还可能在奥运会的位置上会不会有很激烈的竞争,因为在这个位置上中国有很多优秀的选手?

  蒲琪峰:对,以后的竞争肯定会越来越激烈,但是怎么样激烈自己控制不了,我能控制的就是做好自己。

  主持人程岗:这届的亚运会我觉得对你是一个挺好的感觉,应该看到我们在这里做节目,包括做节目之前聊天的过程中,不知道你平常是不是这样的人,但总之是看到了笑容总在你的脸上。

  蒲琪峰:对,我这个人平时就爱笑,挺开心的,但是就是不是很爱说话,不会说话,整个人很安静,不活泼。

  主持人程岗:这是你的第一次的亚运会,对广州感觉怎么样?

  蒲琪峰:挺好的,以前人家说广州什么又堵车了,环境不太好,我这回来一看,完全不是那种感觉,挺好的,又干净,整个城市看着挺现代化的,又漂亮,挺好的,很喜欢。

  主持人程岗:是第几次来广州啊?

  蒲琪峰:广州是第三次来,前两次来都是过来训练,然后这回是从北京过来打这个比赛。

  主持人程岗:对亚运城感觉怎么样?

  蒲琪峰:亚运城我很喜欢,我很想一直住这儿,这儿太好了,环境又好。

  主持人程岗:但这里对于广州来说是郊区啊?

  蒲琪峰:郊区怎么了,进城也挺近的,有个车就行。

  主持人程岗:喜欢这里。

  蒲琪峰:对。

  主持人程岗:你觉得对于在广州举办的亚运会你有什么评价?因为这应该也是你第一次参加亚运会。

  蒲琪峰:对,我第一次参加亚运会。

  主持人程岗:跟参加其他的综合比赛在这里办的亚运会你觉得有差距吗或者说你觉得有哪些部分你觉得挺舒服的,比赛本身?

  蒲琪峰:我觉得每一次中国办综合性运动会一次都比一次强,每一次都比上一次强,特别是广州亚运会的主会场是在一个小道上,怎么说呢,也不太会说话。

  主持人程岗:你那天肯定没有参加运动员入场吧,因为第二天要比赛?

  蒲琪峰:没有,我第二天要比赛,不能去,相当遗憾,我也很想去感受一下现场的气氛。

  主持人程岗:闭幕式可以争取一下。

  蒲琪峰:闭幕式来争取一下。

  主持人程岗:你都没有去,是看电视看到了觉得挺漂亮的。

  蒲琪峰:对,很遗憾。

  主持人程岗:没关系,还有机会。有一个问题,你在做运动员这么多年里面,或者你的职业生涯里面,你觉得哪件事对你来说对你的职业生涯影响是最大的?

  蒲琪峰:这个问题说出来有点惭愧,我05年全运会那会儿没有打好。

  主持人程岗:南京那届,决赛?

  蒲琪峰:连决赛都没进。

  主持人程岗:反正到了南京,不是在预选赛,还是去南京了吧?

  蒲琪峰:资格赛没打好,相当遗憾,我灰心丧气,那回打的太差了,我都有点想放弃了,然后后来我爸爸、妈妈开导我,教练也开导我,这事儿给我印象挺深刻的,没打好这回。后来我说我既然没有离开射击这一行业,我就应该把它做的更好,这次没打好,已经过去了,句号了,我不管了,现在是个新的开始,我以后会做的更好的,当时我就是这样想的。

  主持人程岗:差一点放弃?

  蒲琪峰:差一点儿,但是没有放弃。

  主持人程岗:你这个心态就跟刚才你说的在昨天决赛里面打出8.4环的心态很接近?

  蒲琪峰:是。

  主持人程岗:但当时你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来做调整,而昨天你是迅速做调整。

  蒲琪峰:对。

  主持人程岗:你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

  蒲琪峰:对。

  现场说相声

  主持人程岗:还有一个问题,假如没有做运动员你会做什么?你会去当兵吗,像弟弟一样?

  蒲琪峰:当兵不至于,我们家当兵的太多了,我应该算不喜欢当兵的,但是我还没想过我不打枪了会干啥,我也不知道,没想过这个问题。

  主持人程岗:那也不用想,我觉得你可以尝试一下去说相声。

  蒲琪峰:我词都记不住。

  主持人程岗:刚才我们聊天的时候你说跟庞伟说过一段相声,那段相声的名字叫什么?

  蒲琪峰:“瞧这俩爹”。

  主持人程岗:我也不会说啊。

  蒲琪峰:我也不会说,不要。

  主持人程岗:你刚才不是说我来什么状态你跟什么状态嘛。

  蒲琪峰:那是刚才。

  主持人程岗:现在正式开始了,就不是了,骗我。我说开始,现在俩相声“瞧这俩爹”,主演是蒲琪峰和程主持人。“话说昨天有一场比赛是在黄村射击场进行,黄村射击场是出名将的地方,昨天看到一个老头,但是他是谁呢?”

  蒲琪峰:“我不是老头,我才24岁。”

  主持人程岗:你说有这么回事吗?我说这人在怎么比赛,我说“蒲琪峰,只见他拿着枪。”我也不会说了,你接着说吧。

  蒲琪峰:自编自创吧,“只见他拿着枪就打了8.4环,8.4环只见他。”怎么说呢,我也没有站到旁边看。

  主持人程岗:你自己解说一下自己,我来做动作。

  蒲琪峰:“上一枪打了8.4环,这一枪他会怎么做呢?只见他又把枪举起来,心里边很犹豫,也很紧张,他想,管他呢,我扣出去吧,只听啪的一声,哎呀,又打了8环,只见他垂头丧气,很消沉,擦了一把汗,这怎么做。只见下一发,裁判喊“举枪”,这时候举起枪来,很沉稳,只听的啪的一声,(主持人程岗做扣两次扳机的动作)你啪了两下。”

  主持人程岗:“不好意思,我按了两次。”

  蒲琪峰:“没事,按了吧。”

  主持人程岗:“裁判是多少环呢?”

  蒲琪峰:“裁判没有多少环,蒲琪峰打了9环。”

  主持人程岗:好,看起来调整的还不错,我觉得你有做体育评述的潜质吗。

  蒲琪峰:有吗?

  主持人程岗:有,至少调整了心理状态,还听得出扣扳机扣错了。我诚邀你有空的时候到广东电视台做我们的解说顾问,我诚挚邀请。

  蒲琪峰:我先谢谢!

  主持人程岗:我们今天跟蒲琪峰在这里聊到了年轻的亚运冠军自己在亚军赛场里的经历,和自己在职业生涯里面种种的体验,我们希望蒲琪峰能够在自己的未来的职业生涯里面取得更大的成绩,达到一个更高的成就。

  蒲琪峰:谢谢!

  主持人程岗:给你几秒钟的时间表一个决心。

  蒲琪峰:相信我,下次我会做的更好。谢谢!

  主持人程岗:好的,谢谢蒲琪峰!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收看,再见!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更多关于 蒲琪峰 射击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